无关他人,只谈你我

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,午夜12点整,墙上的老笨式挂钟也如约响起。以前,我总是抱怨这个挂钟太吵太响,以至于有时候想晚上多玩一会儿,早上多睡一会儿都不成,妈妈总会在午夜钟响催我入睡家的美句,早上钟响叫我早起。

现在的我们都长大了,再也不用父母追着屁股跑的管教优美句段,再也不用老师苦口婆心的教导。当初无知的小孩的都已是年轻的父母,那些邻居家的小屁孩们也都到了考大学的时候,而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小时候时的家,会想起小时候的你我他。

那年,发小家平房顶的仙人掌刚刚开出了小花,我们偷偷地牵了手,不知你是怎样的感觉,我却是心里甜的开满了花。情窦初开的年纪,懵懵懂懂的心思,就算是一个眼神的碰撞,都可以擦出一段雷鸣电闪的火花,更何况那是整个手掌的接触。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你掌心的温度,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,你的手心已然微微出汗,通过你火热的掌心,我仿佛已经触摸到你火热的心脏,夹杂着青春的活力,浸满了年少的轻狂。

山坡上到处都是葱葱郁郁的灌木丛,低矮翠绿的野枣树,同学们假期最好的活动场所莫过于此。渴了有山间的清泉水,饿了有林子里的野果树,三五一群的,双人一组的,谁也不会扫了谁的兴。高兴了绕着山间的羊肠小道狂奔一阵儿,累了躺在树下的草地上休息一会儿。男同学们可以负责爬高踩低摘果子,女生们可以文文静静的洗果子,合理分工,适当利用。

如火的骄阳,狠狠地暴晒着这片大地,林间的溪水变成了你“献殷勤”的武器。看着你递来的泉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我只感觉自己的脸好像更烫了。晶莹的水滴顺着你的发梢滴到地上,我闻到了一股名叫爱情的味道,它的种子正在以光速急剧生长着,顷刻间便已枝繁叶茂。

我抬头看你红着脸,突然就傻傻的冒出一句,“你很热吗?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?”

而你慌乱的眼神告诉我,这不是天气太热,而是紧张。而我,似乎也是脸颊通红,小鹿乱撞。

后来的后来,我们真的恋爱了。

无关金钱,不论地位,只是纯粹的恋爱了。

院子里阿黄的叫声,在这静悄悄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突兀,或许它是听到了我的念叨也说不准。

多年之后,我想念的依然是你给我的这段恋爱。

无关他人,只谈你我。

我喜欢在夜深人静时,独自翻出陈年的往事,一桩桩,一件件,细细回味,慢慢品尝。思及我们年少的感情,纯净如水;念及我们懵懂的青春,年少轻狂。

就这么静静的想着,念着,回忆着我们那无悔的青春,年轻的脸庞。转身看看照片上的你我,明眸皓齿,蜜意无双,想说当那繁华的青春落下帷幕后,不一定是遗憾凄凉,往往送给你的是上帝给你开启的另一扇窗。